欢迎您光临购彩大厅官方网站!

NHK节目《“731部队”的真相》解说词

时间:2019-10-30 17:25

NHK特别节目《“731部队”的真相》解说词对白完全呈现

NHK特别节目《“731部队”的真相》解说词对白完全呈现

NHK特别节目《“731部队”的真相——精英医学者与人体试验》

播出日期:2017年8月13日

翻译:张建墅

解说员:关东军防疫给水部、所谓的“731部队”,即是战时实施细菌武器开发的日本军秘密部队。这个组织至今一直蒙着厚厚的面纱。不过,足以洞悉其全貌的线索在俄罗斯莫斯科被发现了。

俄方资料馆人员:这是1949年伯力城审判的原声磁带。

解说员:这是记录当事者们本人声音、长达22小时的录音磁带。战争结束4年后,为了审判“731部队”的干部,在原苏联举行的军事审判的记录。

审判员:站到麦克风的前面来。

解说员:为了开发细菌武器,使用活人作为实验材料被证言证实了。

关东军军医部长:要说秘密中的秘密,就是实施了以细菌战为攻击的研究,还有实施人体实验,这两件事。

“731部队”卫生兵:我看到将糜烂毒剂使用于人体实验,在手、脚或脸上泼洒糜烂毒剂,并将他们关在留置所中。

解说员:“731部队”实施实验的,是位于中国东北部旧满洲的秘密研究所。活生生地被当成试验材料而死去的人,据说达到了3000人以上。为何人体试验会被推进到如此规模?NHK电视台从国内外收集到了数百件资料。浮出水面的,不仅是日本军人,还有从东京大学、京都大学等调集而来的“精英医学者”,也主导着人体试验这一实际事态。

,京大出身的这名细菌学者,研究高致死率的沙门氏菌,实施着用填满细菌的炸弹诱发大规模感染的实验。

,这名医学研究者实施的是人为地使人的手脚冻伤的实验。

图片 1

将人的手和脚人为冻伤后进行冻伤实验的731部队医学者、吉村寿人

“731部队”宪兵队员:看到那些中国人的手,有3人的手指已全部变黑并脱落,其余的2人仅剩下骨头。

解说员:掌握专业知识的医学者被集中、组织起来,实验被大规模地推进着。

原“731部队”队员三角武:有药学博士、也有理学博士。所以说,“731部队”集结了这些各界的权威。

解说员:原本应该保护生命的医学者,为何染指了人体试验?70年过去了,被解开的是“731部队”的真相。

解说员:中国东北地区城市哈尔滨,俄罗斯人建起来的这座国际城市,战时成为了日本军的据点。在哈尔滨郊外20公里的地方,“731部队”总部的残址还在。被破坏过的建筑物的残骸,是在战争结束之际,为了隐藏这支部队的存在而被刻意爆破的。

图片 2

731部队总部原貌照片

解说员:这是当时的照片。部队在方圆数公里的广阔营地中,极其秘密地实施着研究。在四方形的三层大楼里,并排着的是装备有制冷制暖设备的最先进的研究室。大楼中央设置有从周围无法看见的牢狱,用来关押被用作试验材料的人们。

解说员:“731部队”编成于1936年,当时日本正“进出”旧满洲。为对抗国境接壤、正成为军事威胁的苏联,开发着细菌武器。统率部队的是军医石井四郎。

当时,细菌武器在国际条约上被禁止使用。但是认为以防卫为目的研究可以搞,因而继续推进开发。部队的人数最多时达到3000人。为开发细菌武器,石井四郎从全国大学调集来一些医学研究者。

“731部队”的研究是在绝密中推进的。将这一活动公诸于众,是战争结束四年以后在原苏联举行的军事审判、伯力城审判。 受审者是“731部队”的干部以及关东军干部等共12人。多数医学者是在向日本撤退的过程中因逃亡不及而被苏联羁押的。

有批评称,关于那次审判,至今只有苏联公开的文书记录,是捏造的。但此次发现的声音记录资料中,当年“731部队”的中枢成员的证言,证实了当时进行人体试验的详情。

审判员:人体试验是怎样进行的,尽可能详细的说一下。

图片 3

被征调到731部队搞人体实验的日本精英医学者

证人、“731部队”卫生兵古都的供述:记得是在昭和18年年末,为了检测疫苗的效力,将约50余名中国人,还有满人使用于人体实验。做了糖水,然后在其中放入沙门氏菌,再强制性地令喝掉,使其感染。记得在那次人体试验中死去的有12到13人。

解说员:在医学研究者的指示之下,使用并反复进行了高致死率细菌的人体试验。

“731部队”军医西俊英的供述:有用来搞鼠疫蚤实验的建筑物。在那座建筑物中,关进了四五名“囚人”,然后向房屋中散布鼠疫蚤。之后,被用于那次实验中的“囚人”全部罹患了鼠疫。

图片 4

731部队队员持有的中国“囚人”照片

解说员:这是“731部队”队员持有的中国人照片。这些人被送到部队充当试验“材料”。当时,日本军将反抗日本的中国人或苏联人称为“匪贼”,当成间谍或思想罪犯加以拘捕。

这是在俄罗斯发现的资料,上面记录着,军一旦认定没有间谍逆用价值者,不经过审判即被送到”731部队“。审判证明,其中包括女性和儿童。

审判员:“囚人”中是否有女性?

“731部队”第一部部长川岛清:有的,我想她们可能是俄罗斯人。

审判员:那些女性中是否有1名还带着幼儿?

审判员:让人感染细菌后,在部队进行治疗了吗?

审判员:那些人康复后怎么办?

川岛清:留置相当长时间后,再提供给其他试验是当然的。

审判员:那么,就是一直做,直到那些人死去为止?

川岛清:就是这么回事。

审判员:那么,也就是说,你在部队服役期间,就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这支部队的监狱是吗?

解说员:在这种人体实验中,从大学调集来的医学研究者是如何参与其中的?的“731部队”原队员。

解说员:这是14岁时进入“731部队”的三角武先生。这次知道事实,头一回接受了采访。三角先生负责给“731部队”的飞机做维护保养,并在“囚人”被押往演习场供医学者们试验时提供协助。“囚人”被叫做“马路大”。

三角武:脑袋都被剃成光头,全部剃光,光头,“马路大”全是光头。打了桩,打了一大圈的桩,将“马路大”栓在那里。按照试验计划,宪兵押过去,将一个个的人绑或者栓在几号桩上进行试验。

解说员:三角先生被称作“少年队员”,接受过一年的细菌学教育。而指导的是从全国的大学调集而来的优秀医学研究者。

三角武:药学博士、理学博士、医学博士,有很多。所以,要说“731部队”的话,就是云集了各界的权威,都到齐了啊。

解说员:原“731部队”队员之一的须永鬼久太先生。他保管着一份宝贵的资料,是有关至今不为人知的医学者们参与全貌的线索,“731部队”的战友会在战后整理的名册。

图片 5

原731部队队员须永鬼久太保存的731部队战友会编纂的《帝国陆军防疫给水部编成总览》

须永:京大、东大医学部,这种地方挺多呢。

解说员:名册记载有被调集到“731部队”的医学者们的出身大学和名字。这些人被称为“技师”,也隶属于军队。

我们不仅从这些资料中,还从现存的部队名册和论文等资料中,梳理出并确认了“技师”的经历。这是得出结论所披露的具体情况:京都帝国大学11名,东京帝国大学6名,满洲医科大学3名,庆应义塾大学2名,北里研究所1名,京都府立医科大学1名,京城帝国大学2名,其它满洲的研究所12名。派出最多研究者的是京都大学,其次是东京大学。至少有10所大学和研究机关的共40名研究者被调集到了“731部队”。成为“技师”的医学研究者,被赋予等同于军医的将校军衔,并身居“731部队”中枢。正是这些精英医学研究者指导着部队的研究。

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医学者参与“731部队”?采访推进过程中,“731部队”与大学不为人知的关系浮出了水面。这是被确认派出人数最多、达11名“技师”的京都大学。保管公文的文书馆接受了采访。

图片 6

NHK从日本内外收集到数百件有关731部队的资料

文书馆职员:,按年份保存着文部省与京都大学之间每年的往来文书这样的资料。

解说员:从中首次发现了证明“731部队”与大学商讨金钱问题的证据。作为细菌研究的报酬,折算成现在的金额,近500万日元被支付给了研究者个人。接受这笔钱的是医学部副教授田部井和。从事高致死率的沙门氏菌研究的田部井,“在731部队”设立不久后即赴任,并成为研究班的负责人。他在那里究竟搞的是什么样的试验?他当时的部下有指证。

“731部队”卫生兵、田部井的部下、证人古都:用注射器将沙门氏菌注射到西瓜和香瓜里,然后将它们带回研究室,检查细菌如何繁殖或者减少等。待确定细菌完全增殖后,就让约五六名满洲人和支那人把它们吃了。

审判员:那些吃了水果的可怜的人们怎么样了?

图片 7

731部队卫生兵、证人古都在法庭上供述对中国人搞细菌实验的情形

解说员:这就是搞着人体试验的田部井。同一时期,京都大学有7名医学者到“731部队”赴任。随着采访深入,被认为将自己的学生送往“731部队”的教授们也曝光了。,这是当时拥有巨大影响力、曾两度担任医学部长的户田正三。户田通过与军方的勾结,获取巨额研究经费的情况开始显现。证明上述情况的是户田的研究报告。

中获得8000万日元,从日军“进出的地方”的卫生状态研究中获得7000万日元,折成现在金额,他一共获得了超过2.5亿日元研究经费。户田与军方关系不断深化的契机是“满洲事变”。国民就会予以支持。在这种舆论中,大学向满洲的病院等派遣医师,开始争夺“为保卫当地人们免受疾病伤害的防疫活动”的机会。户田所属的京都大学也派遣了多名医师。在与东京大学和庆应义塾大学等的竞争中,京都大学将派遣医师的数量翻倍。京都大学1936年为37人,1942年增加到75人。东京大学1933年为35人,后增加到48人。庆应义塾大学1936年40人,1940年增加到54人。当时,户田认为医学者应该为国家“进出满洲”做贡献。

户田的声音:成为开发至今尚未开化的东洋北部的领导者,是赋予我们的一大试金石。

解说员:此中,向大学扩大自身影响力的是“731部队”。它被投入了巨额的国家预算。

审判员:作为部队的经费,投入的金额有多少?

川岛清:确切的数字现在记不清楚了。大概数字的话,记得在昭和15年,大概有近1000万日元的预算被使用了。

解说员:折算成现在金额,每年的预算为300亿日元。推动的,是“731部队”部队长石井四郎。京都大学医学部出身的石井,与母校指导教官之一的户田关系甚深。户田还和石井提到了人事的话题。

图片 8

户田正三的学生的回忆录披露了户田与石井四郎保持着紧密联系,且掌控着731部队的实验情况

户田的学生的回忆录:户田先生一来东京,经常和石井君等3人会谈。有研究的事项,也有人事的事项。先生经常为了京都大学和年轻人而四处奔走。为此他还经常到旅行。

解说员:可以从中窥见户田掌控着“731部队”研究内容的文书也被发现了。根据户田的学生写的回忆录(《故户田正三先生追悼号》,户田反复到过在中国的“731部队”关联设施。

户田的学生:户田先生一来,马上就召集高级官员和将校一起开学术演讲会,和气蔼蔼地推进部队的研究。

解说员:与户田关系深厚的教授的研究室共派出了8名医学研究者,而京都大学整体有11人到“731部队”赴任。向“731部队”派研究者人数仅次于京都大学的东京大学,此次面对采访时却回答称:“不认为是作为组织积极参与。”随着采访的深入,东京大学干部与石井保持着交流的事实也得以显现。

这一位,既是医学研究者、又是担任东京大学总长的长与又郎。

这是遗属同意得到的长与又郎的日记。上面记有总长时期就和石井有交集的事情,及其卸任后于昭和15年视察“731部队”总部的事情。

长与的日记:奔赴关东军司令部,访问了军医部长,有和司令会面,在平房访问了石井部队。在石井大佐的引导下,参观了“事业”的总体情况……接受了火锅料理的款待。

解说员:当时的记录中,记有从东京大学到“731部队”赴任的研究者的名字。

在战时期间至少从东大调集了6人的事情也明白了。

在东京大学举行的微生物学会会议合影,围着石井的是从全国云集而来的知名教授们。在大学干部与石井勾结的过程中,优秀的医学研究者被集中起来。

医学研究者中也记录了当时被送往“731部队”的详细经过者。这是京都大学医学部的讲师吉村寿人。吉村说,自己是希望通过基础医学研究救治病人而立志成为医学者的。吉村回忆说,虽然他很想在国内继续研究,但无法违抗教授的命令。

吉村日记:好像已经和军方约定好了的样子,教授突然命令我去给满洲的陆军搞技术援助。要舍弃好不容易才搞起来的研究,令人有切身之痛,我当即予以拒绝。但教授对我说,从日本的现状看,拒绝的话是荒唐的,如果不去参军的话,就是有违师命,得给我滚。

解说员:这是吉村被送来的“731部队”的秘密研究所。据说被运来这里做实验的“囚人”,每年最多时达到600人以上。生理学专业的吉村受命所做的是冻伤研究,当时关东军士兵因寒冷而备受冻伤困扰。供述了出于探求病例和对策的目的而搞人体试验的情形。

图片 9

吉村寿人一边在731部队搞冻伤人体实验,一边在满洲的医学会发表研究论文,战后逃脱罪责,甚至终生否认其所犯罪行。

“731部队”军医西俊英:根据我从第一部的吉村技师那里听到的情况,说是在极寒时节,将监禁在监狱里的人们放到户外,约摄氏零下20度的地方,在那里放置大风扇送风,使那些“囚人”的手受冻,人为地制造冻伤并进行研究。吉村说,如此,一旦人工制造冻伤成功,就用小棍子敲击“囚人”的指头,变得像木板一样僵硬。

解说员:进行使人类冻伤实验的吉村,一边在部队搞着冻伤研究,一边在满洲的医学会上发表着论文。论文上记载了将人体置于各种条件下进行实验的情况。如,置于“绝食3日”“一昼夜不眠”等状态之后,将手指浸泡在零度的冰水中进行观察。在审判时,也有证言说,在吉村的研究室现场看到过成为冻伤实验对象的人。

“731部队”宪兵班成员、证人仓员:我亲眼见到人体试验是在1940年,具体是12月的时候。首先进入研究室,有一张长凳子,上面坐着5名中国人“囚人”。一看那些中国人的手,有3人的手指已全部变黑脱落,其余两人的手指也变黑了,仅剩下骨头。根据吉村技师当时的说明,冻伤实验的结果就成了这样。

解说员:从“731部队”收取高额报酬的京都大学的田部井和,把在实验室搞的研究推向了实战使用阶段。他开发的是细菌炸弹,开始了诱发大量感染的研究。他的部下作证称,曾一次使用10名以上的“囚人”,以确认效果。

“731部队”卫生兵、田部井的部下、证人古都:在安达的演习场,自己参加了实验室的沙门氏菌试验,用陶瓷做成和大炮炮弹相同形状的细菌弹,打到空中爆炸,落到地上后变成喷雾状,使细菌散落开。之后,就让被试验者走过细菌落到的地面。还有就是,强行将被试验者绑在桩子上,在他们的上方爆破,使细菌从他们的头部上方覆盖下来。就用这两种方法进行实验。大部分人感染了,4到5人死掉了。

解说员:将活生生的人类作为试验“材料”的医学研究者。原本应该守护人类生命的医学研究者,为何突破了底线?被认为在其中起到助推作用的是日本国内的舆论。

1937年,日中战争爆发。由于中方的激烈抗战,日方的牺牲也在增加。日本军将反抗的中国人们称为“匪贼”而进行扫荡作战。政府和媒体也强调日本的牺牲,驱动对中国人的憎恶。“暴虐至极的匪贼”“彻底歼灭匪贼”。舆论强烈支持 的惩罚。这种时代氛围与研究者并非无缘。

图片 10

设置在731部队总部大楼中间,外围无法窥见,用来囚禁中国人、满洲人或苏联人“囚人”的牢房

除“731部队”之外,学术界蔑视“匪贼”的情绪也在扩大。相关证明材料在北海道大学被找到了。这是当时的厚生省主办的研究会发行的杂志,是研究染色体的大学教授的演讲记录,公然讲述将满洲的“匪贼”活生生地用作“研究材料”。

想到如果“匪贼”杀人的话,虽不是对其作为报复,但将那些匪贼作为材料的话怎样?

“用死了的东西是绝对不行的……染色体的状态明显变差。”

“牺牲一名匪贼,绝非毫无意义。有如此良好的材料,以往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就可以做了。”

解说员:14岁时就进入“731部队”的三角先生,他被教导说,“匪贼”是死刑囚犯,所以可以用作试验材料。

三角武:正是这样的时代,不这么干的话,我们就会被责罚。就是这么一种想法。但是不能说出口,所谓可怜啊什么的,即使看到了,也不能说出口。说出口的话就成了“非国民”。可能就是那种氛围,或者那种普遍的风潮。

解说员:战争变得泥潭化的1940年代,“731部队”终于跨入了细菌武器的实战使用阶段。在中国中部的数个城市,至少3次散布了细菌。使用细菌武器攻击是国际条约明令禁止的,但日本在未获批准的情况下秘密地使用了。

川岛清:我在期间,昭和16年使用了第一次,昭和17年又使用了一次。在中支的“731部队”派遣队对中国军队使用了细菌武器。

解说员:证言指,出于使感染扩大到平民的目的,“731部队”甚至将细菌撒到中国的村落中。

川岛清:被使用的细菌,决定的主要有鼠疫杆菌、霍乱弧菌、沙门氏菌。鼠疫杆菌主要以鼠疫蚤的形式使用。其它细菌则被直接散布到水源、水井或储水池等场所。

图片 11

731部队与关东军干部在伯力城审判的法庭上

古都:那时在当地的中国人俘虏收容所有两处,据说人员约3000人。稍稍放凉后,用注射器将细菌注射到馒头中。

古都:将馒头送到收容所,并交给每个人,让他们吃下去。

审判员:那么吃下那些加入细菌的毒馒头后,中国人怎样了呢?

审判员:目的是让鼠疫杆菌大量感染吗?

古都:是的,我听到的是那样的。

解说员:于是,战争末期的1945年8月9日,苏联出兵满洲,“731部队”立即开始撤退。部队为了隐藏销毁证据,杀害了全部“囚人”,彻底破坏了实验设施。医学研究者们搭乘准备的特别列车,早早地回到了日本。

解说员:被告知部队的事概不能对外透露的三角,那时还被命令处理尸体。

三角:为了处理那些尸体,就被强拉去处理尸体。将尸体从各个牢房里拽出来,然后集中到中间的院子,用铁架子圈围起来,泼上汽油后点燃,就这样。烧起来后,全部烧死,仅剩骨头了,这回就是收拾骨头了。不对啊,所谓战争竟是这样的事?!战争是绝对不能干的事。一个人就哭了。

解说员:主导人体试验、早早地回到日本的医学研究者们,在战后,他们的行为并未被问罪。美国以提供人体试验数据作为交换,免除了“731部队”队员的责任。

图片 12

731部队总部残址、为了掩藏731部队的存在,毁灭其人体实验而被爆破后的建筑

被发现将多名自己的学生送往“731部队”的户田正三,后来出任了金泽大学的校长。他对自己与部队的关系未曾提过只言片语,金泽大学后来也成为了医学界的重镇。

开发了沙门氏菌的田部井和,后来成为了京都大学的教授、细菌学研究权威。

搞冻伤研究的吉村寿人也担任了教授。他说“自己没有实施非人道的实验”,终生都在不断地否认。

吉村寿人:我是在军队内,听从部队长的命令,研究如何保护士兵免于冻伤、冻死的,绝不是变成了丧失良心的恶魔。

解说员:在当事者们的三缄其口中,“731部队”话题逐渐成了禁忌。战后72年的今年,它的历史再次受到拷问。

解说员:这是汇集了医学研究者以及各方面科学代表的日本学术会议。从防卫省流向大学等的研究资金正在快速增加。如今,大学与军事研究的关系与形态正被议论着。

:我认为,军事研究并非等同于武器研究。不是武器研究,军事研究的范围要更宽一点。就是这样的一种认识吧。

解说员:会场上,“731部队”与美国的原子弹开发一同被提上了台面。

:说到科学研究者的责任,科学研究者不是被战争所动员,相反,回顾历史,也存在着科学研究者令战争更加残酷化的历史。

解说员:如今拷问我们的,是医学研究者和“731部队”的真相。那就是,在不断向战争突进之际,不知何时就突破了生而为人所必须守住的底线的这个国家的姿态。

这次发现的录音资料,最后记录下了被告们对各自心情的陈述。医学研究者柄泽十三夫,是参与了当时人体试验的责任者之一,他供述,战争结束后,他才开始感觉到罪孽之深重。

柄泽十三夫:自己现在成了平凡的人,我想稍稍谈一下自己实际内心之所想。我现在在日本有年已82岁的母亲,还有妻子和两个孩子。我认识到自己所犯的罪行是非常大的,因而,始终在忏悔着、后悔着。我将来如果获得新生的话,如果还有余生,对于自己,将作为新生的人为人类而尽力。

字幕:据说,这名医学者服刑后,在归国之前自杀了。

责任编辑:东方

上一篇:日电台揭露世界第二次大战“毒气岛”:真相令人震惊
下一篇:没有了